【其之二-消失的沒蓋被子的部位】

雖然白天天氣仍然炎熱,但近日夜晚的氣溫卻開始有了涼意-說是這樣說,其實光忠老是搞不清楚到底是真的接近夏末還是鶴丸刻意把本丸的空調溫度調的很低。

上次那個20度真的會讓人巴不得帶上刀子往鶴丸身上砍。

但為了避免短刀們因為那幾個老人家無聊的惡作劇而感冒,所以他覺得有責任扛起教育短刀『被被蓋好好,身體健康精神好。』的生活品德。

不然每次要好好和長谷部做……啊不,是促膝長談到天明,卻老被長谷部的一句:『我剛剛有看到主上還有博多的被子沒蓋好。』打斷那種感覺真的不是很好。

……所以他應該也要好好教育他的胖嬸嬸?

「所以啊要記得,以後睡覺要好好蓋被被喔,就像山姥切一樣。」光忠說:「睡覺覺的時候被被不蓋好很容易感冒的,當然,睡醒不用像山姥切一樣蓋被被蓋被被。」「燭台切,你要教育就教育,干我什麼事情?還有蓋被被不需要重複兩次好嗎。」光忠決定在例行的短刀生活教育課程裡面好好對短刀們解釋清楚不蓋被被會有什麼樣的不好,並且選擇性的忽略那個特地放下嘿呦嘿呦拔蘿蔔田當番探頭進來抗議的山姥切。

「不過真的很熱嘛。」亂撒嬌著:「人家不喜歡身上濕濕黏黏的,夏天很熱!」「可是我們有開冷氣喔!嬸嬸可是特地裝了冷氣給我們了!」光忠捏捏亂軟軟的臉頰回應。「但是冷氣有限時嘛!」今劍舉手:「半夜就會熱了!而且岩融和我睡覺,更熱!」「那你們別老是黏在一起睡啊。」「可是沒有岩融我會睡不著嘛!」今劍嘟著嘴,這番論調也引來不少短刀的附和:「對啊!沒有明石和螢丸我也會睡不著!可是還是會熱!」「沒錯沒錯!沒有一期哥我們也睡不著!而且粟田口家就是要一起睡!」「是嘛是嘛!我也喜歡和長谷部哥還有日本號叔一起睡,可是日本號叔喝完酒那體溫可是高的很啊熱死了!」「我也喜歡跟江雪哥宗三哥睡覺……但是也熱呢。」「嘿咩嘿咩!人家就是要跟石切丸睡覺!鬼刀神劍天生一對!」「槍組就是要睡一起不分離!蜻蛉切的胸部很大!」「我可以睡大包平的照片旁邊!」「我喜歡抱著愛染還有明石一起睡呀!」

光忠嘆氣:「首先,我沒有讓你們分開睡,你們還是可以在同一間房間睡覺,只是可以不必抱在一起。」他揉了揉額角,開始覺得這個本丸似乎太多超齡兒童:「再來,博多,你等一下讓日本號來跟我談談,跟你還有長谷部君睡覺是什麼意思?居然還喝酒?第三,那邊那幾個,這裡是短刀生活教育課程……」「幹嘛?不是短刀就不能發表意見嗎?」「人家只是想跟大包平睡……」「我也很小隻不佔位的!我的身材是短刀!」「反對歧視協差歧視打刀歧視太刀歧視大太刀歧視槍!請光忠放過各刀種!」「霹靂卡霹靂啦啦!」

後來光忠就用他的打擊73把那幾個超齡兒童打去馬房陪著鯰尾撿馬糞。

「怎麼辦呢長谷部君……」長長的嘆息吹在長谷部的耳後,光忠煩惱的開口:「短刀總不愛蓋被被,要是得到感冒咳咳不舒服怎麼辦?人家會很煩惱的。」這次換光忠膩歪在正與戰績還有隊伍配置奮鬥的長谷部身旁。最近的一次任務是努力能夠戰到池田屋,可他們的胖嬸嬸最近忙碌於現世的工作,大家的等級都還沒有一個是突破六十的,打起來特吃力-雖然本丸的刀劍男士們有自主性的出陣,可是果然還是比不上有嬸嬸跟在旁邊的好。

揉了揉額角,長谷部決定放下他的毛筆跟後面那個圈住自己腰部的人(刀?)開口:「第一,光忠,請你不要用疊字跟我說話,什麼被被咳咳的真的不用,我不是短刀。」長谷部搖搖手指:「還有,你的自稱不要用人家,很噁。」說完,他又轉頭做自己的事情。讓光忠瞪大他的單眼:「就這樣?」「嗯?」「這次沒有發表對於短刀不蓋被被的任何意見?」「不是,是因為比起毫無任何意義的勸導,我寧可去一個一個蓋被子。」長谷部噘起唇來用以表達自己被誤會的不滿。「啊啊抱歉,原來你已經勸導過了嗎……」「我連日本號都念過了,可是他說放心他會自主發熱,所以我和博多不用擔心感冒。」「自主發熱?他當自己是什麼?暖爐嗎?」「但是當博多說這樣也不錯的時候我開始懷疑是我自己的腦袋太僵化。」「沒有說全部的人都說好你就一定是不對的啦長谷部君!」

真是的,黑田家的人都這麼促咪嗎?

可當光忠決定要開口說些什麼來教育長谷部的時候,長谷部的拉門被人用力的打開,突兀的男人聲音闖入兩人……啊不,是長谷部的房間還發表奇怪的宣言:「嗚齁齁!血之鶴小鶴丸聽到你們的心聲了!需不需要小鶴丸來幫你們實現願望啊?」

長谷部開始深深懷疑起自己的門鎖到底是單純自己沒鎖還是只是裝飾?

「好吧鶴丸,你這次的角色定位是什麼?」「是的,當我聽到胖嬸嬸說有個能夠實現全世界小孩子的夢想和願望的是那個機器貓小O噹,我就有感而發,決定來當能夠馴服小孩的小鶴丸。」「好你可以滾了拜拜。」毫不費力的拎起鶴丸的帽子,光忠上次早就得到教訓了,絕對不能善待老人。「喂喂光忠為什麼你都對三日月這麼好我也是老人耶!」「所以你要放棄你的聰穎來變成老人癡呆嗎?」光忠憐憫的看著他:「那我就替你實現願望吧。」「欸不住手我真的可以幫忙!人家都有好好蓋被被!」「口說無憑,證據呢?」「是真的!不信你問問長谷部。」在光忠準備用他打擊73的胸……是腳要把鶴丸踢出去時,鶴丸適時的使用隊友幫幫我。眨眨雙眼,長谷部開口:「這樣說起來,在短刀部屋裡面的確有個人會很乖的蓋好被子,原來那是你嗎。」「那我必須針對你進去短刀部屋這件事情懲罰你。」「唉呦長谷部講床邊故事很好聽嘛!」「鶴丸。」光忠的單眼仍然帶著憐憫:「光是這點就更要懲罰您。」我都沒得聽你聽什麼。

「光忠好了,不然這次我們再請鶴丸幫一次忙……」「不,長谷部君,你忘了上次的葡萄乾事件請他幫忙後發生什麼事了嗎?」光忠沉痛的看著對方:「你這是主上說的,請鬼拿藥單。」「這麼說好像也對,鶴丸你還是趁我還沒改變心意以前快點滾吧,不然我要壓切你喔。」「你們就好好相信我是會怎樣喔!」

結果,長谷部還是把這件事情交給鶴丸幫忙-『放心!我這次會完美的處理的!』鶴丸說,那個表情閃亮的讓長谷部開始有點後悔,不過男子漢一言既出小雲雀難追,長谷部也就只好假裝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可惜過了一個禮拜後,長谷部不得不承認光忠是對的,交給鶴丸什麼事情都會完蛋-這得要說說那次晚上了。

「哥哥、哥哥。」那是五虎退小小的呼喚聲,耳尖(僅限於弟弟們)的一期一振疑惑的轉身來,輕聲詢問弟弟怎麼了。但五虎退遲疑了很久,旁邊的前田忍不住小小聲的開口:「哥哥,我們的頭如果沒用棉被蓋著,會被檢非摸走的。」「啊?」

那是最近長谷部和一期一振一起查房發生的小狀況,不知怎麼的,短刀們一反踢被被的狀況,反而是裹的更緊,連頭都蒙起來了-冷氣開著是無所謂,可是冷氣有調定時,當冷氣關起來時他們仍然蓋住頭部,一期一振都要擔心他們會呼吸不順了。和長谷部一起一個一個把被子拉下,可是過沒幾分鐘又被短刀自己拉上去,白天詢問他們,短刀們也只是給一種不願多談的表情,不太愛強迫的長谷部也只是嘆氣,但一期一振倒是不死心的詢問,卻反而造成反效果。

直至剛剛前田的解答……呃,被檢非摸走?

「那是什麼意思?」倒是長谷部好奇了,伸手摸摸前田的頭髮開口問,感受到長谷部釋放的善意,前田也乖巧的開口:「我們聽人說,沒有蓋被子的地方會被檢非切掉,我們很怕,所以就用被子蒙著。」「誰講這種不入流的謠言……?」長谷部納悶,檢非?檢非進來本丸以前不是應該會被胖嬸嬸踩死嗎?聖地不容碰觸的。「是鶴丸爺啦。」平野扯著一期一振的衣擺。「而且喔而且!」聽到這裡的談話聲,還沒入睡的博多爬了過來,緊緊抓著長谷部的衣服:「鶴丸爺還說長谷部你每天在光忠房間睡覺會有咿咿啊啊聲就是和光忠一起跟檢非奮鬥,真是太厲害了!」

一期一振和長谷部微笑。

他們危笑。

「沒有撿到一萬小判不准回來!這是磨練!」長谷部的皮鞭啪啪啪的。

「沒有搜到上萬資源不要回來!這是訓練!」一期一振的棍子唰唰唰的。

隔天,帶著近侍與副隊長充滿愛與關懷還有希望與各種期盼的話語,鶴丸哭著一個人遠征去。

※※

題外:~鶴丸爺爺說故事:沒蓋被子會被檢非摸走的故事~

「我說孩子們啊,你們要乖乖聽胸器……啊不光忠的話,好好的蓋被被睡覺……」「不然會感冒對不對?我們都知道喔!」今劍搶答,但鶴丸用可惜的表情搖搖頭,然後語重心長的開口:「其實啊,如果沒有蓋被被的話,沒蓋被被的地方就會被檢非抓走喔。」「什麼!」愛染不可置信:「可是我們還沒遇到啊!」「那是因為住在你們對面長廊的長谷部和光忠替你們擋下來了。」鶴丸說,那個表情是如此的沉重:「你們不是都說,他們晚上有咿咿啊啊和喘氣的聲音嗎,其實那是他們在跟檢非努力的奮鬥啊!」鶴丸握拳:「孩子們,不可以造成別人的困擾,蓋好被被保護本丸媽媽和狗狗,從你我做起啊!來,跟我一起感謝他們兩個的貢獻!」

鶴丸振臂高呼,而短刀邊拭淚邊喊著媽媽萬歲狗狗萬歲。

場面活像邪教儀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嵐 的頭像
阿嵐

嵐,有時安靜,有時瘋狂

阿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