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表情複雜的安迪,望著表情很嗨又好變態的小嵐,望著死人臉的小無。艾爾一臉無助樣。
 
「對了!這樣東西交給你們吧!」艾爾一手托著小丑南瓜,一手從口袋裡拿出一台貌似掌上型電動的東西出來。
 
「這是?」「這是之前大衛作的,說要是為了幫我找兇手,他人真的很好。」艾爾說罷,嘴角漾出一抹小小的笑容。「該死的這樣我就覺得好閃…對了,那你自己為甚麼不用呀?」小嵐抓著安迪和小無的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可惡!為甚麼她有種艾爾和大衛其實根本有姦情的感覺?該死的她萌上艾衛了!
 
「因為我得照顧小丑呀!」艾爾碰碰南瓜,「而且你也不希望看到莊園裡迸出第一件命案…我想你應該蠻希望的...。」望著小嵐和小無那兩張很明顯的寫著“趕快被吃掉吧你這傢伙”他把話吞了回去。
 
「反正呀,我怕他被不肖人士撿回家燉南瓜湯〈此刻,小嵐和小無兩個正竊竊私語今天是要把凱文作來當派還是湯,而凱文驚悚了下〉,小嵐你們太過份了。反正身為警長,我得顧好他,而且擔心庫洛讓我很難專…咳!我是說…。」「好啦!我知道你很擔心庫洛說…這東西怎麼用呀?」揮揮手,小嵐把玩著手上這台對他來說很新奇的機器,並且努力想瞭解機器上面的按鈕與螢幕。她把機器翻過來轉過去的,但仍看不出甚麼端倪,放棄研究這台電動,把東西交給小無,她開口問,順便將自家拉姆揣進懷裡。
 
「只要有被害人認出兇手的其中一個部位,這台機器就能像拼圖一樣拼出兇手的模樣。大衛是這麼說的。」他補了一句。小嵐轉過頭,在小無耳邊小小聲得咬耳朵:「小無姐,你確定要幫他嗎?反正我們都知道兇手是…。」「但你也不能說因為你去的時候看到凱文和絲爾特南瓜差點被做成南瓜派,而篤定兇手是黑貓。」小無搖搖頭,小聲的回應。是這樣沒錯,因為小嵐去時也只看到兩粒南瓜,而沒看到黑貓把他們變成南瓜。
 
「說的也是。」轉回去,把炎嵐兒放回天上,毫不理會她在那裡喊:「小主人好過份,壓得我快喘不過氣來!」的抗議聲。逕自將看起來唯一的功用只有打昏黑貓的凱文抱起,並對艾爾開口:「我們瞭啦!走吧!小無姐!安迪!我們去抓壞人吧!」把凱文丟給安迪,從小無手中拿走機器,然後又翻了翻那台機器。「對了…這台機器到底怎麼用呀?開關在哪?」全體一致,跌倒在地。
 
「你不知道還要抓壞人?」「啊哈哈哈哈!」
 
安迪拿著電動,在路上走著,他們的一個目的地是消防署,根據這台電動,它說第一個要去的是消防署。不過他們怎麼會用這個,其實還是安迪用他那超乎常人的學習能力及摸索能力來學會的,小無也是。而小嵐呢?嗯…她嘛…基本上是在一旁觀看…。
 
「消防署呀…那不就是找庫洛了?」小無想了想,開口說道。小嵐用一隻手抱著凱文,一隻手捂住耳朵,又揉了揉,說:「應該是沒錯…唔啊…。」「怎麼了?」小無發現自家好友的異狀。
 
「你有沒有聽到一陣超級難聽的哭聲?最近誰在辦喪事嗎?這孝女白琴是誰扮的呀?太難聽了吧!」小嵐哭喪著臉求救,「沒有啊…。」小無搖搖頭,突然想到小嵐是狗耳朵,能聽到比正常人還要遠的聲音。
 
「小嵐,從哪傳來的?」小無問。「消防署門口…。」女孩艱難的回答,小無拿出自己隨身攜帶的衛生紙,撕成兩塊,低下頭塞進對方的耳朵。
 
「好多了嗎?」「好了!」重新抱好凱文,他們朝著消防署的方向前進。
 
「欸…安迪,小無姐,你們說那個南瓜會不會是庫洛啊?」女孩問,抽出一隻手來指著正在哭得唏哩嘩啦、亂七八糟,好似全世界的人都欠了他的錢一般得嚎啕大哭的消防帽南瓜。安迪和小無看了看眼前因為他的眼淚而匯聚而成的小溪流,兩個人都重重的嘆了口氣。
 
「你是庫洛哥嗎?」小嵐戳了戳消防帽南瓜,好奇的問。南瓜眼一睜,嘴一開,又是一陣鬼哭神號:「啊啊─小嵐!你還認不得我嗎?我的燒傷痕跡應該很好認呀!」「你是指這個皺紋…」「吵死人了。」小無的額頭爆出青筋,從自己的口袋中拿出手帕,狠狠的塞進庫洛南瓜的嘴裡!
 
「喔喔─!小無你好過份!」庫洛南瓜又在哀…不對!他的嘴不是被堵住了嗎?
 
「你怎麼還能說話?」銀髮女孩勾起了庫洛得一隻眼睛,滿臉疑惑的問道。南瓜痛得哀哀叫:「因為我想說眼睛也是洞,所以就想說練習看看能不能說話啊!」小無愣了一下,在一旁的安迪插嘴道:「庫洛前輩!你這樣絕對會把艾爾前輩嚇跑的!」「不要啊─!」
 
「好了你閉嘴!」小無低吼,讓庫洛安靜得一點聲音也沒有。「你是怎麼變成這樣的?」「這事說來話長,恐怕得花一、兩個小時說…」「那就長話短說!老娘沒時間陪你瞎耗!」
 

小嵐和小無及安迪三人看著庫洛,而庫洛南瓜深深的吸了口氣,可是裡頭的火焰如同被保護膜包著一般沒有被流動的氣影響到。
 
「事情是這樣的...。」庫洛開始解釋著這一切,如果大略的整理了一下,那麼時間先回到昨天萬聖節的晚上。
 
〈時間:萬聖節晚上,地點:消防署〉
「啊...下班時間到了啊...,卡打一打就可以回家了。」庫洛坐在位子上,整理了今天一天所批改的公文和順便替自家老婆艾爾分擔的公文。收進牛皮紙袋,交給了自家部下,他宣佈:「時間到,除了該去城堡找洛克報到執勤的人以外的人都可以下班了!工作沒做好的人明天早上提早一個小時來。」「是!」
 
「下班了下班了─」「我要去替我家的孩子準備糖果。」「哇!依汀你真是個顧家的好爸爸呢!」「我等等要去找警署的聯誼,誰要去?」「欸欸現在這時間去哪裡聯誼呀?」「尼克說預約就可以呀!」
 
庫洛站在辦公桌後頭,甩了甩鑰匙,他等所有的部下都離開,但是瞥見手上的鑰匙,他像是想到什麼的小聲的「啊!」了一聲,從口袋裡,抽出另一副鑰匙。鑰匙圈上頭掛著一把鑰匙和一張合照,照片上的人物是兩名男孩,一個是穿著橘色秋裝的橘長髪男孩,另一個是穿著普通長袖帽T的銀髮男孩,橘髮男孩抱著銀髮男孩,開心的笑著。而框著合照的壓克力也刻著「Ku/E」。
 
「糟糕...忘記把鑰匙還給艾爾了…。」庫洛煩惱的抓了抓頭,想想等等回去實在繞到艾爾那邊去還他,反正他就在對面而已。才剛想完,他的灰色眼眸捕捉到一抹漂亮的黃色光線,出去一看,他看到一雙貓眼…。
 
「就這樣,咻─碰!我變成了南瓜。」庫洛說,然後被小無一巴掌打下去。那力道極為強大!將庫洛那可憐的南瓜皮打裂了個小縫隙。安迪和小嵐以及凱文兩人一南瓜站在一旁,看到小無腳踩庫洛南瓜,那惡魔翅膀搧呀搧、尾巴晃呀晃,嘴角那抹笑容邪惡異常。他們忽然覺得自己大概瘋了,他們居然看到死亡X主降臨啦─!他們忽然覺得黑貓捷克真是個天使…一隻貓天使。不是說黑貓現在正在莊園到處「趴趴走」嗎?為甚麼沒有出來把這隻惡魔變成南瓜啊─!「欸...你們是不是正在想黑貓怎嚜沒出來把我變成南瓜?」小無轉過頭,冷冷的一笑。「沒…沒...沒有!」打了個冷顫,小嵐他們轉了過去,默默操弄著電動。
 
「嗶嗶─下個地點,醬果叢林。」冰冷的機械女生從音響響起,小無的臉開始黑了。而小嵐首先開始發難:「啊─醬果叢林離這裡很遠耶!」安迪也跟著附和著:「是呀!是很遠沒錯。」「那也只能走呀。」小無怪異的歪了下頭,踢掉庫洛,她展開惡魔翅膀,往醬果叢林的方向飛去。小嵐自體轉換,現出自己的原型面貌,一隻褐色的大狗,背起安迪凱文,也朝著醬果叢林的方向奔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嵐 的頭像
阿嵐

嵐,有時安靜,有時瘋狂

阿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