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FI密碼】

魏琛覺得很難過,現在明明就是美好的午後,可是沒有電腦沒有榮耀沒有菸,他現在的午後生活簡直無聊到爆!

「魏隊,別這樣嘛。」喻文州的聲音從廚房傳出來,裡頭滿滿的安撫:「桌子和螢幕我都訂好了,不過現在假日沒人上班,他們說會在星期一中午給我們送來的。」喻文州從廚房走了出來,手裡拿的是兩碗暖呼呼的熱豆花-他剛剛去外面買電競週刊回來的時候在附近看到有個婆婆在賣,想說很久沒吃豆花了也就買了兩碗回來。
 「但老夫現在就想玩!現在就想打!咱去我們的咖啡廳玩行不?」魏琛吵鬧。
 「當然不行啊,魏隊。」喻文州用滿是可惜的語氣說著,儘管他的表情並沒有任何可惜的感覺:「我們那裡的網路都設定好了,星期一才會開。」他將手裏捧著的、有著藍雨隊徽的碗放在桌子上,接著開始邊翻今日最新電競週刊邊吃豆花:「魏隊再不吃會涼掉喔。」喻文州對著那個正在牆角啊啊啊啊啊啊無聲尖叫的魏琛說著。

魏琛很難過,very very down。

他慢慢的蹭到電腦主機邊把路由器打開,接著打開WIFI。

沒有電腦,他開手機刷微博總可以了吧?

打開那可能十天都用不到一次的黑色索尼手機,魏琛摸了許久才想起來連接WIFI的點在哪。不過才剛連上去沒多久,網路就斷線了。
 「搞什麼鬼,怎麼網路不能連?什麼鬼爛手機?」魏琛邊咬著豆花裡面的花生邊抗議著。那手機和喻文州的是同一款的,上次被林敬言還有方銳拿的情侶機刺激之後,魏琛和喻文州兩個幫手機續約順便買的。

「密碼錯了吧?」喻文州回應,他拿出紙巾來替魏琛擦掉一些掉在地上的豆花。
 「臭小子,你把WIFI密碼給改了嗎?」魏琛把他的手機丟給坐在他旁邊看雜誌的喻文州,而對方想都沒想的直接幫他打上密碼。接著再還給自家前輩。
 「老夫就說嘛之前明明就有打上密碼儲存了怎麼可能不能連網路……等等,我靠,這什麼密碼?」魏琛哼了哼的把手機密碼那欄點開,先是愣了一下順便揉揉眼睛,確定自己沒看錯之後魏琛跳起來對著喻文州破口大罵:「操!臭小子,這不是老夫的體重嗎?」「前輩最近常喝啤酒,所以有點重了,要戒。」喻文州笑了笑,而魏琛又跳了起來,抓了抱枕就往對方身上丟。

其實魏琛本來不是想丟抱枕的,可惜他不能丟椅子,他身邊沒有板凳只有沙發,沙發太重他舉不起來;但他也不能丟菸灰缸,那會讓喻文州從手殘變成手廢;但他更不能丟桌子,丟了那叫弒夫。
 於是魏琛只能丟抱枕洩憤,然後窩在沙發另一邊拿著手機邊刷微博邊生著悶氣,不過過不了多久他又自己蹭到喻文州身邊來開口打破沉默:「欸,真的有變很重嗎?」魏琛難得躊躇不安,他偷看了一眼自己軟軟的肚肚,天,他肚子有這麼明顯嗎?

「放心,魏隊。」 喻文州勾起唇角回應道:「只要是魏琛你,我都抱的動。」喻文州把那個蹭到自己身邊的男人拉進自己懷中,然後帶著微笑吻了吻男人的唇。

嗨各位,我覺得我燃燒了我的腦汁,我的腦袋現在大概是呈現燒乾的狀態ㄅ。
 拜託,來我噗浪陪我玩,拜託:http://www.plurk.com/RJRK
 我一個人在河道吵喻魏超寂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嵐 的頭像
阿嵐

嵐,有時安靜,有時瘋狂

阿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