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尋寶記雷有,請自行迴避】

【布麥/幻想】

每次麥克被當成女孩兒,他老是想到穿婚紗的他。

「去你的布卡。」

「別那麼兇嘛,麥克。」布卡嘟著嘴,戳了戳麥克胸口:「來啦,好不容易來一次臺灣耶,拍張照片再走吧?」「我才不要!」少年哇哇大叫的死扒著護欄:「為什麼是我穿婚紗!我不要!我不要!」「你好小氣喔,願賭要服輸呀。你自己提出來跟我比賽的,輸的要穿婚紗拍照。怎麼,居然自己反悔啦?」

對,他超後悔。麥克哭喪著臉,希望能夠跳回半小時前狠狠往半小時前的自己賞巴掌。

找到了玉屏風,讓文聰與奶奶重逢,這讓奶奶高興的讓倫美還有捷倫帶著兩人好好看看臺灣,費用全讓老人家包了。本來還想拒絕的,倫美倒是用反正距離回去還有四天就在臺灣好好玩玩吧來說服兩人,甚至是讓兩表兄妹擔任臺灣地陪,以此作為找到玉屏風以及讓長輩重逢的謝禮。

他們愉快的從臺北去到高雄,又從高雄摸去了臺中,然後在回去的前一天又再度去了九份。

那個文聰與奶奶訂婚的咖啡廳。

『哎呀,是你們四個呀?』見到四個孩子,咖啡廳的老闆娘笑的合不攏嘴,作為一處讓四個孩子找回失散戀人的地方,她是覺得有那麼樣的好運。『那個奶奶說你們會來,讓我好好招待,坐下吧,我泡個咖啡……啊,小孩子別喝咖啡,我泡個東方美人給你們喝吧?喝完茶我再給你們芋圓,這可是我的拿手甜點喔。』

結果就因為那該死的芋圓還有自己的嘴賤,麥克覺得就是往自己甩十個巴掌都不夠。

他只算到芋圓很難吞,但他完全忘記算布卡是個連麥克的手都能吞下去的瘋子!

「不算啦不算啦哪有人連芋圓都不咬就吞的!」麥克不屈不撓。

「我啊。」布卡摳摳頭髮。

「哪有人一次兩碗吞的!」麥克放肆大叫。

「我啊。」布卡挖挖鼻孔,麥克沉默。

「行了啦。」拉拉麥克的手,這次他輕而易舉的把麥克從欄杆剝離:「套句中國俗語,來都來了。」「回去你穿JK給我看。」麥克抽抽咽咽的提出要求還不忘吐槽:「還有那句俗語才不是用在這裡。」「行行,都聽你的都聽你的。」布卡敷衍著,把那個哭的臉頰紅腫的傢伙一起丟去更衣室。

咖啡廳在以前是為訂婚與結婚的愛侶們拍攝紀念照的,所以一般的基本設備都有,甚至是服裝都準備的好好的。

「偷偷說,我們前幾天有幫兩個真正是情侶的男孩拍過照片喔。」老闆娘瞇起眼睛微笑:「那兩個孩子我從小看到大,雖然兩方父母激烈反對,但是其實都偷偷的請我為他們拍出最好的照片。」

麥克本來還沒辦法理解老闆娘想表達什麼,但是看到那一對情侶的照片他就完全懂了。

婚紗,是婚紗。真的是婚紗。

尼馬那兩個傢伙正常的西裝照拍了也穿了很狂的婚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雖然可能大了點-畢竟兩個男孩子也成年了,但是我想你穿是沒問題的。」

他就這樣被倫美半拉半拎的帶進更衣室,那哭聲好不響亮。不過換也沒有很久,布卡穿好西裝後,等大概五分鐘那兩人也出來了。

「燈愣!布卡大大,你的新娘子!」倫美笑嘻嘻的拉出男孩兒。感謝安德魯教授把麥克生的白白軟軟還長頭髮咖啡色眼睛像女孩子,努利那分岔眉眼光真的很好,麥克真的很好看。

怎麼個好看他就不描述了,我媳婦好看誰要讓你們知道?

回頭再偷偷做掉捷倫,他眼睛瞪的跟乒乓球似的看著麥克。

「總之,我的新娘子。」布卡上前一步,紳士的伸出手:「有榮幸跟你一起拍張紀念照嗎?」他眨眨黑眸子,滿臉笑容。本想哼了聲拍掉那傢伙的手,誰知道倫美詭笑著把麥克用力一推,把他塞進布卡懷抱不說,還快樂的給了束捧花。

「要照囉!」老闆娘笑咪咪的按下快門。可在快門按下去的那一刻,他似乎聽到麥克那傢伙在自己的耳邊怯怯的說了一句喜歡。但再轉頭時,已經不見麥克的嘴唇有任何動靜。

「我也好喜歡你喔,麥克。」布卡小聲的回應:「所以我們訂婚了喔。」

在以前,拍張照片就是訂婚了。儘管在現在沒有任何法律效力。但是……

「隨便你。」麥克說著,露出了一個似笑非笑的笑容和布卡拍下第二張紀念照片。

※※※※※※※※※※

婚紗不是我想的,是姜老師畫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嵐 的頭像
阿嵐

嵐,有時安靜,有時瘋狂

阿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