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麥布/第一次】
他克服了懼高症,只為了不讓布卡墜入深海。

「布卡--!」少年慌張的自床鋪跳起,他心跳加速、全身都是黏膩的冷汗。麥克嘆了一口氣,試圖用仍然顫抖的手自櫃子裡拿出面紙替自己擦擦汗水。

他這是有多害怕?他解掉衣物,流下的汗水甚至多到把他的睡衣黏在他的後背。哈哈,他苦笑著,這裡可是冷到要死的俄羅斯啊。

他怔怔的抬起頭來,白色的天花板讓他暈眩。
又是那個夢,他努力不讓自己回想。那惡夢是真的可怕,嚇得他這個尋寶王竟然連在睡夢都能慌了手腳。

那個差點失去搭檔的惡夢。

「不、唔,不行。」他環抱住自己收起的腿後思考了很久,接著他決定重新釦好衣服,焦慮的咬了咬手指後爬下床。

布卡感覺到睡夢中有個人輕輕的碰了一下自己的臉龐,那人細細的嘆氣著,直至最後用手覆蓋了自己的手之後才平靜下來。這讓他有點納悶的睜開睡的疲憊的雙眼:「……麥克……?」他小小聲的叫道:「你怎麼不在你的床鋪睡?」布卡看了下對方,然後遺憾的發現那褐髮少年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握住了自己的右手睡著趴在床邊睡著了。

老天,這傢伙在做什麼?我有懲罰他嗎?他在心裡暗自抱怨後又搖了幾下朋友的身子:「麥克、麥克,清醒點。」他用力的搖晃著,這讓麥克不負苦心的重新睜開那雙褐色的眸子。他呆呆的看向布卡,然後用手揉著紅腫的雙眸……紅腫?

「喂,麥克,你、你幹什麼哭啊你?」這下子刺蝟頭男孩真的慌張了。他跳下床鋪,接著拍拍那個還在讓腦子開機的男孩的臉龐叫著:「喂!喂!你清醒!」
結果叫沒幾聲,褐髮男孩的眼淚又開始撲簌簌的落了下來。

「你還在……」未變聲的男孩嗓音充滿著濃濃的哭腔:「你沒有在海裡、你沒有,你沒有……嗚……」

這絕對榮登布卡的內心十大不可思議第一名。那個麥克!那個超級倔強任性不服輸的麥克!不但在他面前睡昏頭,甚至哭了!哭了--!我的媽咪這絕逼要拍下來給多瑞咪看看這世界奇景。

「麥、麥克,你聽我說。」收起手機,布卡結巴著將那個競爭對手納入懷抱:「別哭了呀,啊?我在這裡,心臟砰砰跳著呢。」

輕輕的讓睡昏頭的人靠在他的胸口,並且隨著心跳的拍數用掌輕拍著麥克的背部。那穩定的心跳聲音像個定心丸一樣讓男孩本來不停顫抖的肩膀穩定下來,也確實的讓那哭泣轉變為細細的啜泣。

「布卡。」大約過了五分鐘,褐髮的他才輕輕的用鼻音有點重的聲音:「不要再做危險的事了好不好?」麥克扯了扯朋友的衣服,語氣充滿懇求與不安:「我怕我沒有第二次克服懼高症的勇氣。」他喃喃說著,厚重的眼皮又因為幾夜以來的不安疲憊的闔上:「拜託,答應我。寶物有很多,但你只有一個……只有一……個……」

那傢伙又睡著了。布卡深深的嘆氣,接著把男孩往自己的床鋪抱上去--感謝安德魯教授。他每次都得感謝安德魯教授,麥克竟然比那些撲上來的女孩輕盈很多。他又重新拉起散亂的被褥,讓麥克不被俄羅斯的寒冷給凍到。

他講的是那件事吧。看著麥克的側顏,布卡邊是胡思亂想的邊將手靠上那握緊的拳頭。甫一靠上,熟睡的他便緊緊的握住死不放開。
究竟是多麼大的不安才能讓這個傢伙死死的握住自己。
一如害怕手裡的風箏線斷掉的孩子。

「對不起。」他靠上他,然後蹭了蹭麥克的臉頰:「是我被寶物沖昏了頭,抱歉。」

他似乎看見麥克一直皺著的眉頭鬆開了,不知道為什麼,這讓他既開心又親暱的用手指揉了揉對方的手。

接著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他迅速的收回自己的手。

我在幹嘛?布卡錯愕而緊張的咬著自己的手指。我沒事去碰麥克做什麼?還這麼高興?

而且。他吞了吞口水,接著擅自的把自己塞進朋友……唔,他竟然已經開始不確定是否要繼續稱呼麥克為朋友。
安穩的躺在麥克懷裡,他想著:也許他的腦子也掉進俄羅斯的海底了。

※※※※※※※※※※

後來那張拍下來的麥克哭哭照片被布卡上鎖收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嵐 的頭像
阿嵐

嵐,有時安靜,有時瘋狂

阿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麥芽糖啊麥芽糖
  • 您寫的布麥好棒/////
    雖然不是腐女但是被甜到(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