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へし /杵蜻蛉/山伏江雪/俱鶴】

就是一群怕家裡那口子的男人】

「呃那個,有點想做個調查呢-」經過那次洗碗-對,後來長谷部讓日本號洗了一個禮拜的碗還把他的啤酒拿來滋養土地,日本號在午休的時候把公司的所有結婚的下屬都叫了出來:「來來來,那個怕老婆站右邊,不怕的站左邊嘿!」

之後日本號用心已死的目光看那些男人快速的往右邊移動。

移動完畢,日本號發現山伏國廣、御手杵站在正中央,鶴丸站在左邊。

「嗯?為什麼你站中間不動啊山伏?」日本號疑惑只的開口。

「江雪殿交代過我,公司要分派系的話,要我站中間維持和平啦咖咖咖!」山伏站在中間撐腰大笑著。

「那你呢?御手杵?」日本號轉頭看那個平常會跟自己喝酒打屁的御手杵:「你不是超怕蜻蛉切的嗎?」「不是啦。」御手杵苦笑的搔搔頭:「蜻蛉切說我比較衝動,任何事情不要擅自決定的好,要問他才可以,啊我可不可以打電話問他啊?」

接著大家第一次用敬佩的眼光看著鶴丸,而日本號拍拍他的肩膀,請他發表一下如何才能不怕家裡那口子。

只見鶴丸抬起雙眸,第一次這麼嚴肅沉穩的開口:「小俱利那時候交代我說,人多的地方不要去。」

※※※※※※※※※※※

人多地方真的不能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嵐 的頭像
阿嵐

嵐,有時安靜,有時瘋狂

阿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