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 喻魏 斷肉ㄉ文】
【其實這本來是喻隊生賀來著&這肉就這樣斷了,可惜】

【20150214】【藍羽】

在魏琛還是神一般的少年的時候,他便在背上刺了一幅刺青。憑心來說,那刺青當真絕美,就是葉修和方銳那兩個開口就是嘲諷的人都曾經稱讚過他背上的刺青:『美如畫,不過襯的本來就不好看的人更醜。』
所以當方銳講完他的評論後,他的手成了魏琛的菸灰缸。

魏琛的刺青從右手肘到右手臂關節下方是一圈如外國古蹟會出現的神秘古圖騰;圖騰的上面-也就是他右肩前面,是個類似索克薩爾施法時會出現的六芒星法陣。不過與其說是施咒法陣,不如說更像是古歐洲會出現的鍊金術法陣。
再接著法陣連到右肩後面是術士的大招:將人拖進絕望的黑色死亡之門。而死亡之門大開,從裡面竄出的是隻渾身湛藍的水色鳳凰。那鳳凰本來應該是死亡之門的獵物,但他卻逆天的縱橫在魏琛那強健的背部肌肉,像是要衝出背一樣在那健康的麥色肌膚上展翅飛舞。鳳凰隨著魏琛的動作優雅的舞動那曼妙的軀體,像是魏琛長了對蔚藍色的翅膀一般,要飛向同樣清澈湛藍的天空。

那樣的圖案很美,栩栩如生。

可喻文州就是會感到嫉妒-對於這樣優雅的鳳凰比自己先擁抱到魏琛,他感到無比的不愉快。

「啊……唔啊……哈……小、小崽子你慢點……嗯嗯……」魏琛的額頭抵在素白的柔軟枕頭上,他瞇著眼,那本來應該神采奕奕、帶著各種猥瑣心機的純黑瞳眸此刻因為含著淚水而顯得那樣渙散,毫無焦距。魏琛一手緊扯著淡藍色的床單,另一手扶在喻文州緊扣著他的腰的右手,無力的承受身後男人強烈撞擊。

來不及嚥下的唾液與沙啞甜膩的呻吟從微張的唇流出,魏琛能夠感受到青年粗壯的兇器正衝撞著自己體內那個敏感點,讓他又麻又疼。麻是因為快感,疼是因為他們已經做了四次。
四次!一、二、三、四!他的老腰沒辦法接受這麼強大的熱情!

「魏隊……等等……再等等……」喻文州瞇眼,平時冷靜純澈的黑色眸子此刻掀起情慾的狂風暴雨。他用那修的魏琛拱起來的背脊,然後低下頭,輕輕的用舌尖描繪那隻在魏琛背上飛舞的鳳凰。

豔紅的舌頭沿著鳳凰的頭羽到展開來的藍色羽翅細細描摹,從後頸到蝴蝶骨、再從蝴蝶骨到後腰。從舌尖傳來的細小顫抖讓喻文州的心裡充滿了成就感。就是在比賽場上看著敵人中計入了自己的死亡之門也沒有現在來的愉快。
「混小子……你、你舔夠了沒……屬狗的是不是……嗚嗯、啊啊……」魏琛仰起頭,無法遏止的快感在喻文州的頂弄之下又無預警的來。只是喻文州這次沒有爽快的讓魏琛射出來,而是緊緊的按住了已經流出透明前列腺液的小孔。魏琛轉過頭,狠狠的瞪著那個在自己後頭幹著自己的人。

他很不爽,超、級、不、爽。

「小、小崽子……嗯……給人一個的痛快行不……」「不行啊魏隊……」喻文州有些困擾的回答:「這次想和魏隊一起射呢。」
魏琛簡直快暈過去了,喻文州這小子是年輕人,忍耐度比起他這即將步入中年的人來說是更加的強。
看看這傢伙可以忍耐七年把自己把到手,都要忍成忍者神龜了就知道這傢伙的忍性堅強。這樣下去魏琛就是不死也去了半條命。

「不行不行這不……啊啊!臭小子你……我操……你……啊!」「魏隊、魏隊、魏琛……」喻文州用力衝撞著身下的男人,而鳳凰也隨著喻文州的動作起舞。
喻文州又更加嫉妒,明明佔有著魏琛的人是他呢,怎麼這鳳凰老黏著他的魏隊不放呢?但是為了這種東西而嫉妒還挺好笑的。他的動作緩慢了下來,接著晃了晃腦袋,想把這無聊的想法甩出腦子外頭。
感覺到青年的動作慢了下來,魏琛又不滿的回頭:「臭崽子停下來做啥呢,動啊!」他拍拍棉被,表情不耐。

※※※※※※※

沒了,祝福全天下的大家有情人終成兄妹(幹

喻隊生日快樂&喻隊魏隊情人節快樂!!
噢天啊我真的超級喜歡喻隊率直又扭曲的愛,讓人窒息又無法沒有他!!而魏琛就是被喻文州關起來的鳥籠裡的鳳凰,沒了喻隊他自由,可是就不會飛(幹太扭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嵐 的頭像
阿嵐

嵐,有時安靜,有時瘋狂

阿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