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季背景]

夜晚,被雲蓋住的月亮透著淡淡的月光,穿過特殊處理過的車窗輕撫著韓國男孩眉宇間的皺折,想要替青年撫平他的惡夢。
青年翻來覆去,嘴理不停呻吟著,原本寬大的便衣被他身上的汗珠和身軀黏在一起。猛然睜開眼,青年從翻平座椅上坐了起來,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想把流失的氧氣全部吸回來。
活屍攻擊營地、Amy死前的尖叫、Amy姊姊那悲傷的淚水,無一不在他的睡夢中提醒著Glenn,原本就無法安心入睡的他,如此一來更加難以入眠。
他無聲的留下眼淚。
在睡夢中,也不能放下警戒心,這是生存要點之一。
大力的搓了搓臉頰,睡夢中所形成的汗水全隨著青年的大動作,沿著臉部的線條、髮絲和背脊滑了下來。
睡不著了。青年躬起身體,額頭碰觸膝蓋。他抬起頭,濕黏的衣服讓他有些不舒服。Glenn看向窗外,Rick'、Shane以及Darly正盡責的圍繞著營火,一人一樣武器─狙擊槍、M16步槍以及Darly打死不換的十字弓。
應該是很安全吧?吐出了一口氣,Glenn想,他想要吹吹沒有夾雜活屍叫聲的清涼夜風。
Glenn穿上了Shane遺留下的、感覺比他的背心更加保暖的皮背心。這在這稍冷的夜晚將會是個最佳選擇。又拿了把小刀,那是Glenn再三考慮後的決定。他從不拿槍,噢,或者該說很少拿槍,畢竟有他的隊友們就足夠了,他不過是個小小的地圖導覽員。
男孩放輕腳步,他不想打擾T-Dog和他的美夢。
「Glenn?」看到Glenn走下車來,Rick有些驚訝:「你的守夜時間不是剛剛才過嗎?怎麼......?」「沒什麼,只是睡的不好,想透透氣。」Glenn疲憊的笑。然後一屁股在Shane和Darly中間坐了下來。「作惡夢嗎?」Shane用僵硬的手指─那是因為手上一直緊握著武器的緣故─揉揉青年那沒有戴著招牌紅帽子的頭髮。西方人的頭髮都較為粗糙,而東方人,尤其是華裔的東方人頭髮都較為柔軟細緻,這讓Shane忍不住又多揉兩下。
「嘿!」Glenn被逗笑了,他努力護著自己的頭髮,不讓頭髮變成鳥窩巢。「Shane,別跟他玩了,讓他去休息吧!」Rick輕笑著制止。「可是,我不想......。」Glenn小聲道。「不行,你一定要去休息!」Rick溫和卻又堅定的說。
「可是......」「Shit!」一直不說話的Darly突兀的阻斷Glenn想要說的話,獵人勾住青年在正常男人之中算是纖細的腰身,然後一把扛起。Glenn愣住了,他莫名的有燥熱感。「我不想明天要殺活屍又要照顧你!」Darly用稍嫌粗軋的嗓音罵道。
「OK!Darly,你也順便休息吧!該叫T-Dog起床了。」Rick笑著。
不理會嬌小的青年那如同打棉花糖那軟弱的拳頭。獵人逕自扛著青年走進車內。看到仍然睡死的T-Dog,又疲憊又不耐的Darly用力的把座椅上的男人踢下來。被踢下床的T-Dog睡眼惺忪的瞪著獵人,揉了揉眼睛,他從武器袋裡頭挑了把槍出來,之後走了出去。
咕噥幾聲,Darly把Glenn丟到座椅上,而自己則躺在對方隔壁,他才不會管Glenn怎麼想。
「呃,Darly?我......」「閉上你那煩人吵雜的嘴巴,然後睡覺。」獵人惡狠狠的說。「我......」睡不著啊。Glenn不敢說出口。「果然,你的膽子跟你的眼睛果然一樣小。(註1)」Darly輕蔑的嘲笑,讓Glenn不自在的縮起脖子,並且有點往後退去─即使他的背和車子已經貼在一起,讓他感受到夜晚的寒意。
對於週遭事物的動靜非常敏感的獵人感覺到Glenn的動作,他有些不滿意的撇了撇嘴巴,然後將之摟進寬大的懷抱中,一股好聞清淡的菸草味撲鼻而來,讓他有種莫名的安心感。他將韓國小子的耳朵貼在心臟附近,然後用毛毯蓋住後者的眼睛。
「這樣睡覺。」他用命令的語氣說。然後不理會對方,逕自睡去。
砰咚!砰咚!
低沉安穩的心跳聲在Glenn耳際回蕩,就像剛出生的小狗一般捲縮在對方懷中,他能感覺到自己的意識越來越不清楚。

那是一棵遠在韓國,那美麗,而且巨大又蒼老的榕樹,Glenn小的時候總是會和自己的弟妹們在老榕樹穩固的軀體爬上爬下。老榕樹既不會生氣,也不會怒罵他們,只是靜靜的、靜靜的讓他們在他身上玩耍。
玩到累了,就爬下來吃吃母親拿手的人參雞粥。溫和的香氣、溫暖的陶瓷碗、入口即化的人參和雞肉,總讓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吃。吃完了以後,在母親的懷中吃著西瓜,母親身上熟悉的中藥材香味,總是讓他安心無比。他喜愛和父母親、弟弟妹妹們一起開心的聊著天,那是個幸福的時光。
小小的幸福,現在不可多得了。
他看著母親逐漸要消失的模糊臉龐,他緊張的抓啊抓,想要抓住幻想中,那幸福的尾巴,但是依然抓不到。
他的臉上爬滿了濕濕鹹鹹的液體。
低下頭,他抽抽噎噎的哭著。
驀的,一雙粗糙卻又溫暖的大掌撫了上來,粗魯卻又溫柔的擦掉他的眼淚。「Don’t cry。」粗軋沙啞的聲音笨拙的安慰他:「OK?」
淡淡的菸草味撲鼻,獵人粗魯的將他抱在懷裡,卻又小心翼翼。就好似他是一件易碎物品。
然後將他的耳朵貼在胸膛。
你還有我。
心跳的碰咚聲響又回來了。
Glenn揉了一下眼睛,看向隔壁窗外。外頭的天空已經出現了魚肚白的晨曦。
「Thank you,Darly。I like you。」嬌小的韓裔青年偷偷看著對方的臉,然後做了自己這輩子最大膽的事情,比徒手幹掉活屍還大膽。
他吻了一下獵人的臉頰,然後迅速的躲進毛毯內。
說是吻也不大正確,Glenn覺得。那可能不過只是稍微碰觸到肌膚罷了。
獵人將他的眼睛微睜了一條縫隙,其實他一直假裝沒有起床,因為他覺得這個小矮冬瓜的稅臉其實意外的可愛─他趁他睡覺的時候,將他的毛毯偷偷拿了起來。
Darly微笑,用嘴唇對著他眼前的小矮冬瓜說著:「Me too。」




註1:sfujiki 大人的文章中,Darly嘲笑Glenn:「反正你的膽子跟眼睛一樣小。」


廢話區:
噢耶我真的覺得他們兩個還是蠢蠢愛就好了H神馬的是浮雲(該死
因為我認為他們蠢蠢愛所以我才不承認我有畫DG的H圖(notalking)(被披薩砸臉
然後第二季操棒的啊獵人帥帥(馬的
不過那個解剖活屍的部分我真的覺得很經典XDDDD
就連警長先生也看不下去了XDDDD而且Darly居然還解剖的超級歡樂!
那表情簡直可以用快感來形容啊(爆笑
而且我重看第一集一打開電視就是Glenn那煩惱的可愛表情(夠了你這變態
我就說吧Glenn的可愛是無敵的萬夫莫敵的就連Shane都想要撲ㄉㄠ(RY(被十字弓箭爆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嵐 的頭像
阿嵐

嵐,有時安靜,有時瘋狂

阿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