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衍生

第二
Fluff(輕鬆)
「其實是我洗到手榴彈的喔!」無憂無慮的東方人說。

「WHATTTTT!?」Rick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萬一被在另一台車上的Darly知道了,那暴躁的野獸肯定把自己丟進了活屍群裡,讓活屍們填飽肚子。
「噁......」警長扭曲了臉,一想到就噁心。
「是啊,Darly還說,下次如果再洗到手榴彈時要告訴他,他要將手榴彈塞進你的嘴裡。」Glenn用如此認真可愛的表情講出令他如此害怕的言論,Rick突然有種把車子掉頭回去,然後乾脆讓自己再跟著疾病防治所淨化一次。
「你有跟他說你上次在我褲子後邊的口袋洗到狙擊槍的子彈嗎?」Rick揉了揉額角,他可不想讓自己的妻子又變成了寡婦。「沒有,因為我知道Daryl肯定會塞進你的屁股裡。」單純的Glenn下了個不單純的結論。
「但是,我聽到了......」低沉渾厚的男人聲音從Rick沒有關起來的無線電傳了出來,Rick能感受到那聲音如同刮著暴風雪的北極一般,而且有濃濃的想把他丟進活屍群的感覺。
「Rick‧Grims!我不會把子彈塞進你的屁股!因為我會直接用手榴彈代替!」隔壁車的Daryl從車窗探出頭,用無線電怒吼,並且順手粗大的拳頭打掉了一隻黏在車門上的活屍。
「NOOOOOOOOOOO!」Rick第一次知道絕望與崩潰是甚麼。

20衍生

第三
Parody(仿效)
「Darly,能夠教我使用十字弓嗎?」

「怎麼突然想用?」十字弓手朝著坐在地上的青年走了過來,他的手裡還拿了一串死松鼠。
「沒甚麼,因為我沒辦法用槍,但希望至少學會十字弓囉!」Glenn如此輕鬆道,但卻滿身大汗的與十字弓搏鬥。「終於弄好了......啊!該死的它刺穿了我的褲子!」青年大罵,Darly無奈的嘆氣,放下手中那一串新鮮的死松鼠,然後靠向這令他迷戀的亞洲人。
「噢!這爛東西!它又刺穿了我的衣服!」Glenn又大聲咒罵著,然後用求助的眼神看向獵人:「教我吧?嗯?看在平常都讓你欺負我的份上如何?」他用肩膀頂了頂那壯碩的胸膛。
「下一次再說吧!」Darly聳了聳肩膀,想了想,又說:「或許你不必學,你還有我保護。」十字弓手異常有自信的發言。
「嗯......」Glenn歪頭:「不要,那我可能會比練十字弓還悽慘吧!我的腰。」
十字弓手獨自垂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嵐 的頭像
阿嵐

嵐,有時安靜,有時瘋狂

阿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