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臟、我的人,不屬於人類,而是屬於你。」嬌小身子披上軍綠色的披風,上頭的銀藍之翼隨著乾淨清涼的夜風飄揚著。
披風很大,就像他所肩負的責任。斬殺巨人、然後領著他的部下取回更多的牆外資訊。
隨著腥風飛舞著,像那在鮮紅血池中跳著優雅芭蕾的女舞者。
輕巧的跳起、乘著風從容不迫的旋轉、最後落下,毫不費力的斬下巨人的後頸。
每一次的斬擊都像在演出一場舞蹈,像那墮落天使所唱的輕歌。而巨人消失時所散發出來的蒸氣,就像一條條被奪走的生命爭相離開巨人,然後到達古人所說的、充滿果子和農作物,安詳和平沒有巨人的世界。
而他的銀藍之翼則是被鮮血染成了死神之翅。
每一次的牆外調查,總是會帶走他的部下。
他的披風有些過大,就像他所肩負的責任。
小小的肩膀承載著許多人的期望、許多人的犧牲。

「利威爾,不要這樣子對待自己。」金髮男子不只這麼一次這樣說了。總是在牆外調查回來之後,有潔癖的他不去更衣、不去沐浴,只是這樣子靜靜的坐在那人的床邊,然後靜靜的吻著、舔著自己上司的唇,不用言語,只是靜靜的抱著那矮小的身軀。
然後還是吻著舔著,直到染上情慾之色。
「哈啊、嗯......」他們之間的情事總是安靜的進行著,只有偶爾夾帶的粗喘以及甜膩的呻吟,還有,那曖昧的嘖嘖水聲。
明明帶著傷、明明心底是在哭泣。
不用明說,但他總是希望對方能夠弄疼他,讓他感受到他的確存在。
讓他感受到死去的部下依舊在他的身上活著。

「利威爾......」「幹什麼。」坐在床邊,他仔細的看著他身上的傷痕。「哭出來會好多的。」那人輕聲說,然後環抱著那瘦小的身軀,將頭倚在他的肩膀。
「不需要。」他稍稍的移動身子,那傢伙的金髮搔的他有些癢。「哭出來,利威爾,這是艾爾文‧史密斯,調查兵團團長的命令。」
「也是我身為你的情人、對你的唯一要求。」
「把你的情感、把你傷心難過的情緒發洩出來。」艾爾文將他轉過來面對自己,毫無雜質的天空藍眼睛直直的看著那純黑色的瞳:「總是憋著不太好。」
「你可以對著你的部下隱藏情緒,而你也不需要把任何情緒透露給其他不相干的人知道。」
「但是你總是可以對著我哭、或者憤恨的打個我幾拳,這樣至少我還知道,利威爾這個人還有情感、還信任著我。」
那小小的肩膀背負著太沉重的責任。
不願意讓他負擔,但至少要讓他知道。
「你就不要再這樣逼迫你自己了,好嗎?」
第一次的,純粹的黑色流出了透明清澈的淚珠。

 

阿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